(/  ̄▽)/̣

十八线叶吹选手
叶all可拆不可逆

摸鱼x

p2有头发_(:з」∠)_

手残摸个昨天送机的鱼xxx(原照片来自微博)

他真的太好看了忍不住就动手了\(//∇//)\

dbq我画不出他漂亮可爱含着笑意的眼睛(ಥ_ಥ)

【叶张】绿水青山图(一发完)

#盲狙北京卷(题目我前面发过)

#概括而言,就是新杰的一篇超字数跑题作文(只有标题是符合要求的hh)

#我的文风实在是不太适合cos新杰,OOC有,当作是恋爱改变了副队吧orz


-


绿水青山图


大概很多人拿到这题目都要写一次旅行了,但“旅行”一词总使我联想起的是这样一幅画面:蓝天,白云,一条蜿蜒的路,一个背影,执着又坚定。至于绿水青山,极少出现,可能我生来太不浪漫。

他和我一样,又不一样。

一样在他也不浪漫,不一样在……这有点太多了,难以概括,我详细说下吧。


他抽烟,烟瘾很大。我这两年都在尝试让他戒,但所谓的“为了重要的人戒烟”经实践看来与他并不相符。其实他抽烟也很赏心悦目,并没有北京老城区的巷子里那些大爷坐着小马扎抽着烟唠着嗑的颓废感,他手是真的好看,五官也立体,侧面看他抽烟很令人入迷,烟雾从他口鼻呼出来,就像香炉紫烟袅袅婷婷,朦胧,深邃。


他作息不规律,曾经还跟我“错峰”打游戏,那就是完全在夜里。最近几个月有我盯着,已经好了很多,但有时半夜里能感觉到床的另一边是空的,那就是他又悄悄爬起来了。我早睡早起了快三十年,夜里很难完全醒过来,所以只有一次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他坐在电脑桌前,脸被电脑挡了一半,香烟亮着一点微光。他身后是落地窗,夜色深沉,城市缤纷,都不及他模糊的身影。他是我的星空。


他爱开嘲讽,在联盟里是出了名的脸T。因为这一点,很多人都惊讶于我竟然会跟他在一起——我是那种一本正经只说真话的性格。不过调侃的人其实都是周围的朋友,也都知道他本质对朋友义气,对姑娘绅士,真论人缘少有人比得过他。

——对我又和对其他人不一样了,我比他们更了解他的温柔。

他不会做饭,我又不让他泡面,只好自己动手给他做。但我也是吃惯了食堂的,第一次尝试的时候手忙脚乱,他就一直跟我一起,给我帮倒忙。那顿饭味道实在一言难尽,他说怪他,我说你知道就好,但其实还是很高兴有他跟我一起。这一点他是真的知道,现在我们两个都能独立做好一桌饭菜了。

还有一次去公园,看到一对老夫妻十分恩爱,老爷爷骑了自行车带着老奶奶,两个人脸上都是比高中小情侣还甜的笑。他说等我们老了他也这样带我,我说以你的体质不坐轮椅不错了。这件事我以为就过去了,结果第二天他买了辆自行车回来,又拿着健身卡拉我一起去,理直气壮说不能只他带我,我也得准备好骑车带他。想象中两个糟老头骑车逛公园的画面挺搞笑的,又仔细想想,怎么会是糟老头,他那么帅,我也不丑。

前两天在家一起看电影,他靠在沙发上伸手捏我的脸,说我怎么总那么严肃,是不是得到了就要冷落了。他假装委屈,其实笑容里透着几分玩笑的无赖。往常我不理他这种,这次却反抗了。随手暂停了电影,我翻身坐到他腿上,低头吻他,用实际行动证明我到底冷没冷落他。

说实话,他的温柔就像水,冰块泡在里面也早都化尽了,更何况我本就是甘心沉溺溪流中的一尾鱼。

-

他就是我见过最赏心悦目的景,我的绿水青山图。我不追求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境界,有他就够了。

P.S. 我知道这篇作文跑题太严重了,但不必为我担心,高考语文分数对我来说无关紧要。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张新杰,曾任Q市霸图俱乐部战队副队长,三个月前刚退役,目前在北京和男友叶修同居。暂时没有上大学的规划。


Fin.

北京卷……

【叶all/The Deep】1-2

一个叶all,应该不会很长

这次涉及叶黄,叶喻,叶魏,叶周。未来会有叶王,叶肖,叶张,也可能有更多的。

1 水的比热容远大于沙

炎热的夏日,正午时分,沙子烫得能煎鸡蛋。黄棕色头发的青年把拖鞋留在石阶上,赤着脚,怀着满腔热情,迈出了里程碑式的一步。

“嗷!!!!!!!!!!!!!”

旁边留了中分的青年噙着笑意,借出一只手臂,好让这个被烫龇牙咧嘴的家伙不至于栽倒在地。吃了大亏的人挂在他身上,脚下一阵忙乱,总算又穿上保命的拖鞋。

“我靠靠靠靠靠,这破沙子这么烫,再慢点儿我可就熟透了!这地方真太危险……”他精神倒还不错,一阵抱怨跟蹦豆子似的,利落又清脆。

“你小子这时候反悔可是晚喽。”两人身后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年长些的男人慢悠悠道,怎么听怎么有几分幸灾乐祸的笑意。

他停在稍高几级的地方,遥望着原处的海。看不真切,但他知道水花正往复拍打在沙滩上,海浪也正随风起伏。明明也才三十岁的人,说好听了是一枝花的年纪,就算留了艺术家一样的胡子,衣着也确实不修边幅,也还是搭不上这会儿突然流露的那种有点儿沧桑寂寞的神情。

所以这种十分不协调的状态很快就被打破了。缓过来的黄少天断然否认“反悔”的帽子,冲身后的人喊道,“谁后悔了?魏老大你可别瞧不起人!看看你自己才是一脸思春似的,啧。”

“什么玩意儿,我这叫近乡情怯。”魏琛像是气急败坏了一样朝他脑门上敲了一下。

黄少天才不信他,“你还住海里不成?文州我们走,留他这里慢慢思乡好了。”

一直没说话的喻文州无奈地笑笑。两个年轻人的背影很快向着海远去。

魏琛没急着追他们,他摸了摸口袋翻出根烟。他是在海里住过的。不过黄少天显然没给他说的机会,他也没打算给这俩孩子讲。模糊的陈年旧事了,又兼实在匪夷所思,若不是记忆真的太深刻,他都以为那是平淡生活中给自己编造的美梦。

-

跑出百米开外,黄少天终于接近了那片海,海水很清澈,不像他以前去过的一处沿岸全是水草。他踩上海水冲刷下的沙滩,比起干燥沙子的松软,这里给人更多的踏实感。

他再一次尝试赤脚去感受沙地,这一次小心得多,用脚趾试探着轻轻碰在深色的沙上,一缕沁心的凉爽就由接触到的小小一点流向全身。

黄少天心神莫明地激荡,快速把两只鞋都脱下,在浸湿的地面来回走着,不甚清晰的脚印很快布满了方圆两三米。

这时有海风吹过,与海水一般无二的清澈,裹挟着凉意,拂动人心。

2 最美的景是画不出

喻文州比黄少天稍落后几步,停在了海浪暂且拍不到的地方,看向这片海。自然是难以望到边际,只有广阔的水面粼粼泛光,晃人眼。他偏转了视角,环顾四周,忽然发现稍远的地方站着个人。

他把随身的眼镜戴上,看清那是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身前摆着画架,很认真地在画着什么。应该画的是海。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看,略长的黑发随着风颤两下,然后又低头继续。

喻文州也学过画画,不精通,也就够上课时候开小差画画老师的素描。这个青年显然专业得多,他有点想看看对方画面上的海。

-

这片海滩其实不是开发的风景区,平时来的人很少,周泽楷白天就总在这儿画,很热,但是也清净。那三人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所以也注意到其中一个往他这儿走来。

周泽楷作为美术生,到哪里写生都容易被围观,他不怕这个,他怕的是别人跟他闲聊。不过这次这个人还挺安静的,就站在他旁边站着,不搭讪不评论不扯淡。他索性也不理人,埋头专注在画布上。

直到周泽楷终于将天边一片云画得尽善尽美了,回头再看才发现人从一个变成了三个。最早到的青年正向之前抽风似的在海边跑来跑去的黄毛比着“安静 ”的手势,他俩身后还有个年纪大些的,叼着没点的烟看他的画。

“不好意思,刚才你在画就没打扰,介意我们看看吗?”最早来的那个对上他的视线,问道。

周泽楷点点头,“可以。”

黄毛就凑近了一点来,仔细看过后发出赞叹:“真好看!”

周泽楷笑了笑没说话。

下午两点钟左右,太阳不那么烈了,周泽楷这幅画也收工了。这幅海滩他画了好几天,最后效果很棒,但他还是觉得不够。最早来海边画画的缘由他一直记得,是梦里看到一个人走进海里——是真的走进,从脚踝,到手腕,到颈部,最后连发梢都没入海浪。

这听着像鬼片,想想有些惊悚,但周泽楷的梦很平和,那人走得悠然,闲庭信步如踏上回家的小路一样,他也知道那人不会有危险。

最后那人回头看向他,一下子就把他惊醒了,留下抹不去的是深广如海的眼。

他画海,但他画不出那双如海的眼。

TBC.

【欢乐球球】一颗球的自白

就是那个微信小游戏,欢乐球球,的同人(。

我叫欢乐球
是一颗来自球球家族的球
纯天蓝色的球
我有个主人
每天带着我玩跳楼机
不加任何安全措施的那种
说实话我其实恐高
对恐高症患者来讲这游戏太可怕了
很多恐高的人类都不愿意玩
何况我只是个天蓝色的小球
但也正因为我是个球
我是没有与人权相对应的球权的
我不得不乖乖地往下掉
不得不乖乖地往下掉
得不乖乖地往下掉
不乖乖地往下掉(我希望这样)
乖乖地往下掉
乖地往下掉
地往下掉
往下掉
下掉

太可怕了
所以我每次都想自杀
我知道怎么自杀
其实不难
落到橙色的部分就行了
但这有两个问题
一是我的身体不归我控制
我的主人会自以为是地救我于死亡线上
或者他只是单纯地想折磨我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毕竟再怎么救我也总会死的
最可怕的是
死亡不是终结
死亡只是复活的前奏
没错
我还能复活
听起来很炫酷
但我一点都不喜欢
每天反反复复死死活活
你想象一下
重生小说的主角要懵逼多久
而我一天要复活多少次???
对比一下
心疼我一下好吗
谢谢

我一直很羡慕我的一些朋友
他们的主人从来不带他们玩
他们每天躺在床上
悠哉游哉
还嘲讽我
我向往这样的生活
但那看起来遥遥无期
直到有一天我的主人说
等集齐所有皮肤我就弃坑
这好像是个盼头
却让我突然想起了另一种痛苦
就是关于那些稀奇古怪的衣服的
主人管它们叫皮肤
我有点质疑他的智商
这怎么可能是皮肤
你见过哪个人类把皮扒了换身彩色的皮吗
没有吧
我们球类也是一样的
我的皮肤是蓝色的
天蓝色
我喜欢这个颜色
现在以及未来都不打算做什么植皮手术
那些所谓的皮肤只是衣服而已
而且很丑
比如说让我变成粉色
强行女装大佬
或者给我身上印个数字
COS台球
当然还有篮球棒球网球
其实这些都还凑合
可怕的是橄榄球
看看橄榄球是什么形状
再看看我
穿那件衣服的感觉就像是
把一个一百八十斤的一米八的胖子
塞到一件S号的紧身衣里
想象一下
用你们的心感受一下
别给我用那个好吗
真的
求你了

Fin.(也没准是TBC

盲狙一个北京卷,6.8之前写完

【资料整理】全职正文时间轴

转存

susu:

存2


None_诺奈:



很久很久以前整理的全职正文的时间轴,最近重新做完,方便补番安利复习用,大家随便看看~


整理是我,排版 @猫镜 ,修改不易要是有错漏就在留言里,图我就不改了。


部分章节数目不连续,空着的章节大抵是没有重要剧情的过渡段,定位仅供参考,实际以原著为准。


之前还整理过,全职副时间轴,←需要自取。


【请勿转出lofter,谢谢】




PS.顺便带个苏黎世2.0的【本宣+抽奖※通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