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叶苏,叶吹
爱叶叶一辈子
叶all可拆不可逆
啊,顺便,如果有gn评论的话会开心到炸的(〃'▽'〃)

突然两篇都被屏了……。没错就是创世的两篇。

不知道你们现在还能不能看到反正tag里是没有了……so sad

我是不是可以以屏蔽为由不开车了2333

【叶吴】还乡 中

写手挑战的那个,叶吴的题目是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年龄各种乱改,设定是皇子→帝王叶x辅佐叶的臣子吴,古代设定一个大写的不熟悉,有些东西百度找了下,更多是直接瞎扯,还请不要深究orz

另外我对虐文的理解并不太确定,个人觉得过程中有温馨的时候也不是不可以,有虐的情节和BE结尾就够了……如有偏差还请指出√

本章莫名其妙刷回忆,不指望下一次更新能完结……

前情传送门:还乡 上

-还乡 中-

       战争仍在继续,但叶修逐渐地不再频繁上战场了。大皇子的军队不同于最初人数少得可怜又素质参差,如今这些骁勇的将士们训练有素,按照叶修的指挥调度,一次次在刀锋与血口上取得胜利。

       叶修十七岁了,虽然战争中没人有心思去庆贺诞辰,但他年龄的增长仍自顾清晰地体现出来。少年正是长高的时候,他已经不比吴雪峰矮多少了,身形更是显得消瘦。吴雪峰常觉得这孩子像一匹孤寂的狼,生来是王者,此刻却一身霜雪,独自站在案台前时连燃烧的油灯都不能温暖他。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叶修时的光景。

       小舟晃晃悠悠在岸边停靠,贵气的小少爷从船上跳上岸,随手从口袋里掏出碎银交给撑船的船夫。他那时买早点路过,几枚铜板叮当落在小贩收钱的瓷罐里,青年与少年第一次目光相触,未起波澜,一触即分。

       没想到的是,中午时分又见到了。

       那个迈着颇为守礼仪的步子,却忍不住好奇似的向街边小摊、河岸杨柳左右望去的身影,他一看就认出来是早上的小少爷。鬼使神差地跟上,就看到这少年显然缺乏市井上的经验,一个人毫不顾忌地往那偏僻小巷里走了去。

       果然不一会儿就被一伙拎着武器的叫花子盯上了。

       吴雪峰暗自想着帮他一把,结果却是没用他出手。

       少年把怀里的包裹扔到地上,赤手空拳迎上四面而来的袭击,两手架住头顶砸下的竹竿,一脚踹飞了身前一人,手上用力将竹竿抽离左右两人的掌握,回身将将好挡下了叫花子头头张牙舞爪挥上来的菜刀。

       动作连贯,一气呵成,转眼间那群拳脚拿不出手的街头叫花子就躺倒了一地,少年满不在乎地捡起地上的包裹,对那群叫花子道:“你们赶紧滚,别挡小爷的路。”

       叫花子们恨恨瞪他一眼,纷纷跑了。吴雪峰才从藏身的房子后走出来,问他:“你就不怕这群人报复你?”

       “怕他们作甚,”少年抬眼,一双黑眸深极了,神色间却是没多大兴味,显得懒洋洋的,“三脚猫的功夫。”

       “就不烦他们日日扰你不得安宁?”吴雪峰再问。

       “不安宁也好,来便来吧。”依然漫不经心。

       这约莫是哪个大家关久了的少爷公子,矜贵傲气又穷极无聊,好在并不趾高气扬。于是吴雪峰邀约,“我看你初来乍到,也没个落脚处,不如来我家住些日子?”

       其实他不是这般热情的人。但总归,那日回家时身后已经跟了个少年了。

       哦对了,他得知,少年叫叶修。

 

       吴雪峰每日带叶修去集市上转,又或者上河滩摸鱼,爬树掏鸟蛋。这富家少爷浑然不介意身份地与他一介平民玩在一起,对市井的生活很是适应。他问过叶修从哪里来,被含混过去也就不多探究。只是从少年偶尔看向市民的目光中透出的审查意味,他判断他家大抵不只是富,应当是官家。

       他也见过叶修早起来在院子里练武,略显稚嫩的小脸上有着不同于平日的严肃和威风,手腕手臂起落间挥着竹竿打出嗖嗖的破空声。吴雪峰多少能看出这不是一般军队里练的那一套,比那厉害许多,一套动作下来如初见那日打叫花子一般一气呵成,让他不由在心中暗赞好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叶修知道他在看,也不介意,练完了抹把脸笑嘻嘻问他今儿个去哪,上了集市又是那个时而懒洋洋、时而兴致盎然的孩子。

       过惯了的独自一人的生活里突然多了个身影,早点要多买一份,午饭要多做一些,夜里枕边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声,离得近一些还能感受到对方鼻息间的热度,每每在阳光下对上少年视线,心里总有些柔情涌动。两个人的生活让夏末秋初的天也多了几分温暖,尤其是叶修的笑容,直晃花了他的眼。

       他觉得很开心,不管叶修对他瞒了多少家世背景,总归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少年是真真正正的。

 

       皇城那些是是非非的消息终于传到杭城,突然在茶馆听说时,吴雪峰一阵错愕。

       耳边传来瓷杯“当”地撞在木桌上的声响,就见叶修低着头,方才的轻松懒散早已不见踪影,长长的睫毛在黑色的瞳仁里打下一片阴霾,倒是没有太过失态,只是热茶溅在手腕上烫红了皮肤,少年毫不在意。

       这一眼看到的叶修,令吴雪峰感到心惊。

       他终于知道了叶修一直不曾提起的家世,却来不及震惊于嘉朝大皇子与自己同吃同住数月。广受人尊敬的丞相、将军与那帝王家间的纠葛恩怨潜藏心思让吴雪峰目瞪口呆,少年坦白之后抿唇看着他,眼里的冷肃、坚定和隐在其后的哀切孤寂深深刺痛他的心神。

 

       钥匙插入多年未曾开启的一道锁,吴雪峰拉住少年的手——即使这对大皇子殿下来讲是逾矩了,两人都没有在意——带他看到门后码放的兵书。

       “我过去……曾学过兵法,我帮你。”

 

       那天两人都彻夜未眠,倒不是商谈什么。

       吴雪峰看着少年独自立于初秋夜里的清冷身影,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挣扎地用手捂住了眼睛。

       在这千不该万不该的时候,他好像忽然发觉了心中某种情愫的悸动。

-TBC-

求评论,欢迎指出OOC或者一切不足!希望GN们喜欢√

说起来我怎么觉得我一写叶吴就掉粉额……

同人文的真相

我从来不写大纲,精彩程度从100直接掉到10……

BGM可以试试看

夏日杅安:

唉……。


bayoo:



基本就是我,除了ooc那条(苦笑




秦镌_等一场千年雨歇:







是我,全中 @苏苏安拉利卡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叶all/R18】创世 ♂ 第一日

 ※本章叶君、叶一叶,3P肉预警

兑现之前flag的叶all万字车,讲真一次性万字我可能会肾亏到死的,所以还是多分几场……总和应该会超过一万的。
梗借了一下圣经中上帝七日创世,郑重声明绝对对宗教没有任何恶意
设定叶修是神,其他人都是六日里创造出来的,白天黑夜日月星辰海陆鸟兽等等。

然后应该没什么要说的了√感谢阅读

 
凌晨的那个外链,我当时试是可以的orz可能是需要复制到浏览器,太麻烦了还是直接放图吧,希望不会被lof卡掉

以及继续希望有评论来支撑一下我的肾orz


叶修。我的王,我的神。

23:00投票,到最后结果公示,完全没有半点冷静下来,心潮澎湃地有感而发许多。

B萌国漫人不多,时间短,但一路跟下来也很累。多少次莫名地紧张激动,跨过零点,还没看清票池的数量就已经领票投票一气呵成,然后等着他第一时段的票数更新。他每一次都领先那么多,和他同场的大多数人在他身边都黯然失色,他就像是在小说中一样接连不断地破纪录。我真切意识到有那么多人爱他,少我一个,又或者少了所有我拉的票,都无法动摇他分毫。像是群里有人说,他就是那么让人安心的人。

于他,我太渺小;于我,他则太重要了。每一场有他的比赛,赛前、赛中、赛后,心情起起落落,加上熬夜,足称上身心俱疲,但是我乐在其中。爱他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为他哭为他笑为他心神不宁,想起来就无法抑制地快乐。不由又想起几年来为他庆生、再到以他的名义公益……五月二十九日那天,很多个小时站在他生贺的宣传屏幕下,我仰望的,是光。

我想说祝贺你,祝贺你一路披荆斩棘直至此刻燃王登基;我想说我叶千秋万代立于荣耀之巅,辉煌永不落幕;我想说遇见你是世间予我最好的礼物……我甚至很想用敬语,认真地模仿着欧洲绅士信件的落款,却是毫不夸张、不加渲染地说,向您致以我最真诚的爱意。

我的王,我的神。

我是那众多仰望你、爱你的人中,绝不起眼的一个。但我敢说,我爱你不比任何人少。

2017.7.22

个人叶攻向写手挑战目录

之前写手挑战的一堆点文,虽然现在只有一篇的一部分,但是一直觉得能列目录的感觉特别好,所以就提前很多很多先把目录列出来啦……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1.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叶喻】

2.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叶喻】

3. “对不起。”【叶黄】【叶乔】

4. 我该回去了。【叶乔】

5. 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叶翔】【叶黄】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1.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修伞】

2.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叶吴】还乡 上 还乡 中

3. “我爱你。”【叶君】

4. 我们回来了。【叶乐】

5.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叶喻】【叶王】

【叶吴】还乡 上

写手挑战的那个,叶吴的题目是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脑洞开得很顺利,但写得不太顺,设定是皇子→帝王叶x辅佐叶的臣子吴,古代设定一个大写的不熟悉,有些东西百度找了下,更多是直接瞎扯,还请不要深究orz

另外我对虐文的理解并不太确定,个人觉得过程中有温馨的时候也不是不可以,有虐的情节和BE结尾就够了……如有偏差还请指出√

圈一下点文的GN,虽然说还只是个“上”(捂脸)希望你喜欢    @明月青歌 

对了忘说了,年龄各种乱改😂

-还乡 上-

       庆世六年夏,嘉武帝大病一场,长久未能上朝,由丞相陶轩代为批阅公文执掌朝堂之事。陶轩称武帝龙体不过微恙,绝无大碍,不日便能重回朝堂,言语间一缕忧色却掩饰不住。

       同年秋,大将军刘皓兀然起兵,公然造反,调军欲围城逼宫。陶轩与朝堂数名一二品重臣彻夜明灯长谈,于刘皓起兵后第三日宣布:武帝驾崩,未立太子,大皇子叶修不知所踪,二皇子叶秋无能至极,故荐孙皇后兄长之子孙翔为新帝。言辞恳切万分,说到先皇离世、大皇子失踪,神色悲恸欲绝,涕泗横流。

       赞同之声、反对之声此起彼落,朝堂大乱。

       至此,举国动荡。

       有趁乱者在地方举起平乱世、清君侧等大旗,招兵进军欲夺权上位,一时间秋风瑟瑟、暗潮四起,金秋时节却是一片乌烟瘴气。

       这乱世乱兵之中,一杆战矛突然以锐不可当之势直插进刘将军所领军队之中,战矛名却邪,矛头锋锐逼人,连日奋战杀敌使得它乌黑的矛身沾满了污血。执矛的少年傲然骑在马上,英挺的轮廓发出阵阵漠然的寒意,抬手错身间将一个个敌兵击落马下,王者的锐气尽显无遗。

       有人认出,这正是已故的上一位皇后所出大皇子,叶修。

       传闻中这位大皇子自小聪敏好学,仅束发之年便在文武上均有所成,有着足担大任的才气。许多人听闻大皇子回归,都暗自松了口气,想皇位无需再争,乱世叛军也很快就能平定了。

       谁料变故再生,叶修率精锐来到城下时,皇城大门紧闭,陶轩骑着马面色从容,左右崔立和陈夜辉两人绷着脸色,眉眼间却是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

       “大皇子殿下,恕臣等不能开城门迎接。”

       “如今宣王即位在即,还请您在城外住上几月。”

       “——是啊,不然,还请大皇子殿下不要怪臣等得罪了您。”

       少年皱眉,墨色的眼瞳中冷厉之色更深,“放肆!尔等佞臣,勾结反贼,拦孤入城,胆大包天!现在认罪撤兵,还能饶你们不死。”他言辞间含着怒气,一字一句铿锵凛然,只见陈夜辉当场脸色微变,差点转身后撤,被陶轩狠狠瞪了一眼才勉强止住怯意。

       陶轩策马再进一步,只道,“大皇子殿下,还请回吧——”

       众人知道,大皇子与陶轩之间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其实陶轩见到叶修时不是不震惊、不感到慌张的,他是先帝信任的丞相,也是看着这位大皇子长大的,他当然知道这少年有多厉害。陶轩毫不质疑,再给大皇子几年的时间成长,他能成为嘉朝,甚至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帝王。但着实可惜了,谁叫他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呢。

       手下有人委婉向他传达出担忧之情时,陶轩撑起气势,自信道:“他毕竟还是个毛头小子,纵使杀敌勇武,也终归难成大业,无须多虑。”

       陶轩此人,从一介农夫之子走到如今这一步,才干魄力远见皆有,辅佐君王多年也并未出过什么乱子,但这一次,他算错了。

 

       不知何时,金戈铁马的少年皇子身侧,一个身影不显山不露水地,却逐渐进入了各势力的视线范围。

       有将士说,这个人总追随在皇子身边,看起来并不如何厉害,偶有出手,但不见什么锋芒,乍看只是个平庸之辈,可接连战斗下来,皇子遇到无暇顾及的刀剑时,却总是这个人为他防守挡下,这两人在混乱的千军万马中竟是配合得恰到好处,混然如一体。

       陈夜辉扯扯嘴角,嗤笑道,再怎样也就是个武夫。陶轩没答话,和刘皓对视一眼,双方眼中都是慎重。

       长时间来,他们发现皇子的战略战术与他们最初预估的并不一致,不完全在具体行动上,而是整体给人感觉更加稳健,锐气不减,却又考虑周全、丝毫不见少年人的半分稚嫩。

       此时听闻将士的描述,两人同时想到,这始料未及的变数恐怕正是叶修身边的那个青年了。

 

       简陋的营帐中,叶修端正着神色听手下人的汇报,末了准了这些人离开,室内便只有他自己和案台上明晃晃的烛灯,光线下少年皱着眉头,额角还有溅上的未擦去的血迹。

       外面并未传来通报声,厚重的帘子被人掀开了。

       青年两手端着一碗热汤,向他年轻的首领走来。

       见到是他,叶修几乎是瞬间放松了紧绷的心神,面上露出人前少有的疲惫之色,他轻轻唤了声,雪峰。

       吴雪峰应了,把汤递给对方,看着他喝完。从那日城门下的反目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他眼睁睁看着初见时一眼就能判断出自小是锦衣玉食的贵气少年,在寒风中,在刀光剑影中,一步步杀出一条血路,鲜血溅在他脸上、身上,皇宫中的天真一日日被洗去。少年身形依旧骄傲挺拔,却可以清晰地看出,他越发瘦了。

       他为他的成长感到高兴,同时,也感到心疼。在他家乡,十五六岁的少年们玩心未褪,虽说也帮父母承担很多事情,但总还是洋溢着笑容的。眼前这人却……他冲动地想要以下犯上,伸手去抹开他眉间忧色。

       被注视着的人将手中的碗放下,磕在木制的桌面上一声轻响,吴雪峰回神,正对上他一双眼定定看着自己,不及躲开视线,就听到他又叫他,“雪峰。”

       叶修没有等他的回应,自顾自继续道,“我们会回到皇城的,我们会赢的。”

       他点头,“是,会回到皇城的,会赢的。”

       明晃晃的烛光中,青年与少年目光相接,声音温和而坚定。

       叶修难得地笑了,不明显,但一瞬间晃花了吴雪峰的眼。

      -tbc-

想玩下这个,你们指定cp,评论甜/虐+编号+cp,叶攻限定

占tag致歉,十个满了就删tag

咳……我数了数……13个……你们怎么做到的不是只有十个题吗😂

沉迷马克笔不可自拔了<(。_。)>

手残……又怎样<(。_。)>我不管我就要画

【叶all】我不爱你 2

本章单刷叶王

全文叶all向,不逆,没有其他人之间的CP

其实就是想写一个全世界都爱我们叶叶的故事

主要目的只有两个:吹叶,苏叶

原人物属于虫爹

文笔不好OOC写不出叶神的帅气都是我的锅

写哪算哪√

车应该是有的如果我能写到的话=-=

年龄已经放飞了见谅=-=

2

        要说王杰希是怎么认识叶修的,那其实算是个挺正常的初遇,起码没有现在看起来这么狗血和苦情。

        多年前的一个炎炎夏日,王杰希作为Y大的学生会主席,率领学生会的一众学长在新学年入学报到时候去迎(ren)接(shi)新(mei)生(zi),方士谦为首的一帮人各个要到了一大堆妹子的联系方式,王主席却只是一脸严肃地给新生们指路、解答问题,连妹子主动要联系方式都只给出学生会意见建议反馈邮箱……

        直到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这个新生穿着T恤牛仔裤,在嘈杂混乱的人群中一脸淡定,又或者说随意悠闲懒散,总之就是那么一种连八月底的烈日也抹不去的奇异气质。他连行李箱都没拖,只背了包,拿着个文件夹——估计装了通知书等材料,正顺着指路标牌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王杰希一上午没少暗自嫌弃那些看不懂标牌还要问路的人,这会儿却鬼使神差地,主动走向了这个显然完全不需要帮助的人。

        “同学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他有点突兀地站在了对方面前。

        “嗯?我办过住宿交过学费取了饭卡了,接下来是去宿舍了吧?那个,多谢学长,不过没什么问题,这儿我认识,挺熟,学长可以去带别的新生。”这个学弟比自己矮一点点,只一点点,看他倒是不需要刻意低头,王杰希看到他脸上也有汗珠,至于表情,除了最开始的一点惊讶以外倒还是很淡定。对方说话是有礼的,言词间也表达了感谢,但是并不热络,也完全没有新生初入大学校园的紧张和激动。

        “差不多没什么人了,我陪你过去吧。”王杰希就当没看见焦头烂额的方士谦朝他招手,面不改色道。

        于是两人并肩走向宿舍楼,学弟一路沉默,王杰希也没去找什么话题,只是余光看着身边的人。介于青少年之间的面孔已初初显露一点棱角,突出了他神色的淡然成熟,其实细看眉目间还可见未褪去的青涩,一双纯黑的眼睛尤其吸引着王杰希的目光。然后只见他发梢一滴汗水落下,打到睫毛上,眼睑猛地闭合又掀起,这人抬手抹了抹眼睛。他的手也很好看,王杰希脑海里闪过这么个念头。

        跟着人上了楼,来到他住的房间,看他把包丢在床上,顺便注意了下标签上的名字。

        “那,叶修,”王杰希叫了他一声,“你先安顿吧,我就不打扰了。”

        叶修点点头,对王杰希笑了笑,“学长去忙吧,麻烦你了。”

        这一个笑容把叶修神情间的生疏冲淡了不少,也把王杰希莫名而起的紧张冲淡了不少,他也笑了,“还忘告诉你,我叫王杰希,在学生会。之后你要是想加入社团的话也可以考虑来学生会看看。”

 

        回到校门口,老远就看到一张怨念的脸,方士谦对着王杰希一翻白眼,“你小子跑哪去了,是不是见着好看的妹子了?”

        王杰希摇头否认,道了句抱歉,又站回原本的位置。

        他初中就知道了,自己喜欢的是同性。

        并且他清晰地意识到,方士谦说到“好看的妹子”时,他脑海中出现的是刚道别不久的叶修的脸。

        这当然不至于是什么一见钟情的荒谬戏码,不过至少这个男生……真的挺符合王杰希的审美。

 

        后来叶修没去学生会,但王杰希在一堂不限年级的选修课上见到了他。轻微的好感并没有使王杰希刻意避开叶修,当然也不会让他对叶修的态度超出一个学长该有的限度——事实上,第一节课就都迟到了的两人一起坐在教室最后排,然后自然而然地越来越熟悉。

        了解更多后,王杰希发现叶修并不像新生报到那天看起来那样冷淡,事实上这个人比常常一副正经模样的王主席自己要随性得多,他会抱怨食堂的包子皮太厚,会在无聊时尝试用指尖抬起一支铅笔,会以一个宅男的身份抗拒体育课,还会不顾王杰希是学长的事实管他叫“大眼儿”。

        王杰希还知道了,叶修尤其喜欢的,是音乐。

        这并不是叶修主动告诉王杰希的,而是王杰希被音乐老师叫去顶班管理琴房的时候在登记表上看到了叶修的名字。王杰希对此感到惊讶,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在周三下午翘了一节课专门来到琴房找叶修。

        从登记表上的记录来看,叶修总在同一间琴房,王杰希便也没多在别处费时间,直奔407号。这间琴房的门没有关严,于是还隔着一段距离时就能听到音乐声从里面传出,那是一首舒缓的钢琴曲,弹奏者将每一个音符都演绎得极尽温柔,王杰希听着便不由得减缓了步伐。叶修给人的感觉从来不像这首钢琴曲,但当王杰希脑海中浮现出那双手修长十指飞舞在琴键上的画面,却感到毫不维和,他感受着缭绕在耳边的曲调,朝那扇已经可以看到的门走去。

        驻足在一米开外,王杰希从半掩的门缝向里面看,恰好露出的是屋里演奏者的身影。叶修坐得端正,十指飞舞,指尖落在一个个黑白琴键上,灵巧不失从容。他的神情是王杰希从未见过的认真投入,他沉浸在演奏之中,眼里满是专注的温柔,嘴角不经意地染了一抹柔和的笑,恍惚间王杰希觉得这个穿着休闲衬衫的青年有着不亚于身着燕尾礼服的钢琴家的优雅气质。午后的阳光洒在叶修身上,他全然不知自己在光芒簇拥下的身影被门外人尽收眼底。

        到情深处,叶修随着琴声轻轻哼唱起曲调,王杰希听着那个低且柔和的声音,只觉得心脏跳动得格外厉害,一声声几乎让他担心它会跳出来,打扰到里面的人。

        后来王杰希安静地离开了,再一次见到叶修是当天傍晚,叶修随意地挥手叫着“大眼儿”,他却只想着,夕阳中的叶修,也真好看。

-tbc-

望喜欢,求评论求建议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