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八线叶吹选手
叶all可拆不可逆

【叶吴】还乡 上

写手挑战的那个,叶吴的题目是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脑洞开得很顺利,但写得不太顺,设定是皇子→帝王叶x辅佐叶的臣子吴,古代设定一个大写的不熟悉,有些东西百度找了下,更多是直接瞎扯,还请不要深究orz

另外我对虐文的理解并不太确定,个人觉得过程中有温馨的时候也不是不可以,有虐的情节和BE结尾就够了……如有偏差还请指出√

圈一下点文的GN,虽然说还只是个“上”(捂脸)希望你喜欢    @明月青歌 

对了忘说了,年龄各种乱改😂

-还乡 上-

       庆世六年夏,嘉武帝大病一场,长久未能上朝,由丞相陶轩代为批阅公文执掌朝堂之事。陶轩称武帝龙体不过微恙,绝无大碍,不日便能重回朝堂,言语间一缕忧色却掩饰不住。

       同年秋,大将军刘皓兀然起兵,公然造反,调军欲围城逼宫。陶轩与朝堂数名一二品重臣彻夜明灯长谈,于刘皓起兵后第三日宣布:武帝驾崩,未立太子,大皇子叶修不知所踪,二皇子叶秋无能至极,故荐孙皇后兄长之子孙翔为新帝。言辞恳切万分,说到先皇离世、大皇子失踪,神色悲恸欲绝,涕泗横流。

       赞同之声、反对之声此起彼落,朝堂大乱。

       至此,举国动荡。

       有趁乱者在地方举起平乱世、清君侧等大旗,招兵进军欲夺权上位,一时间秋风瑟瑟、暗潮四起,金秋时节却是一片乌烟瘴气。

       这乱世乱兵之中,一杆战矛突然以锐不可当之势直插进刘将军所领军队之中,战矛名却邪,矛头锋锐逼人,连日奋战杀敌使得它乌黑的矛身沾满了污血。执矛的少年傲然骑在马上,英挺的轮廓发出阵阵漠然的寒意,抬手错身间将一个个敌兵击落马下,王者的锐气尽显无遗。

       有人认出,这正是已故的上一位皇后所出大皇子,叶修。

       传闻中这位大皇子自小聪敏好学,仅束发之年便在文武上均有所成,有着足担大任的才气。许多人听闻大皇子回归,都暗自松了口气,想皇位无需再争,乱世叛军也很快就能平定了。

       谁料变故再生,叶修率精锐来到城下时,皇城大门紧闭,陶轩骑着马面色从容,左右崔立和陈夜辉两人绷着脸色,眉眼间却是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

       “大皇子殿下,恕臣等不能开城门迎接。”

       “如今宣王即位在即,还请您在城外住上几月。”

       “——是啊,不然,还请大皇子殿下不要怪臣等得罪了您。”

       少年皱眉,墨色的眼瞳中冷厉之色更深,“放肆!尔等佞臣,勾结反贼,拦孤入城,胆大包天!现在认罪撤兵,还能饶你们不死。”他言辞间含着怒气,一字一句铿锵凛然,只见陈夜辉当场脸色微变,差点转身后撤,被陶轩狠狠瞪了一眼才勉强止住怯意。

       陶轩策马再进一步,只道,“大皇子殿下,还请回吧——”

       众人知道,大皇子与陶轩之间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其实陶轩见到叶修时不是不震惊、不感到慌张的,他是先帝信任的丞相,也是看着这位大皇子长大的,他当然知道这少年有多厉害。陶轩毫不质疑,再给大皇子几年的时间成长,他能成为嘉朝,甚至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帝王。但着实可惜了,谁叫他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呢。

       手下有人委婉向他传达出担忧之情时,陶轩撑起气势,自信道:“他毕竟还是个毛头小子,纵使杀敌勇武,也终归难成大业,无须多虑。”

       陶轩此人,从一介农夫之子走到如今这一步,才干魄力远见皆有,辅佐君王多年也并未出过什么乱子,但这一次,他算错了。

 

       不知何时,金戈铁马的少年皇子身侧,一个身影不显山不露水地,却逐渐进入了各势力的视线范围。

       有将士说,这个人总追随在皇子身边,看起来并不如何厉害,偶有出手,但不见什么锋芒,乍看只是个平庸之辈,可接连战斗下来,皇子遇到无暇顾及的刀剑时,却总是这个人为他防守挡下,这两人在混乱的千军万马中竟是配合得恰到好处,混然如一体。

       陈夜辉扯扯嘴角,嗤笑道,再怎样也就是个武夫。陶轩没答话,和刘皓对视一眼,双方眼中都是慎重。

       长时间来,他们发现皇子的战略战术与他们最初预估的并不一致,不完全在具体行动上,而是整体给人感觉更加稳健,锐气不减,却又考虑周全、丝毫不见少年人的半分稚嫩。

       此时听闻将士的描述,两人同时想到,这始料未及的变数恐怕正是叶修身边的那个青年了。

 

       简陋的营帐中,叶修端正着神色听手下人的汇报,末了准了这些人离开,室内便只有他自己和案台上明晃晃的烛灯,光线下少年皱着眉头,额角还有溅上的未擦去的血迹。

       外面并未传来通报声,厚重的帘子被人掀开了。

       青年两手端着一碗热汤,向他年轻的首领走来。

       见到是他,叶修几乎是瞬间放松了紧绷的心神,面上露出人前少有的疲惫之色,他轻轻唤了声,雪峰。

       吴雪峰应了,把汤递给对方,看着他喝完。从那日城门下的反目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他眼睁睁看着初见时一眼就能判断出自小是锦衣玉食的贵气少年,在寒风中,在刀光剑影中,一步步杀出一条血路,鲜血溅在他脸上、身上,皇宫中的天真一日日被洗去。少年身形依旧骄傲挺拔,却可以清晰地看出,他越发瘦了。

       他为他的成长感到高兴,同时,也感到心疼。在他家乡,十五六岁的少年们玩心未褪,虽说也帮父母承担很多事情,但总还是洋溢着笑容的。眼前这人却……他冲动地想要以下犯上,伸手去抹开他眉间忧色。

       被注视着的人将手中的碗放下,磕在木制的桌面上一声轻响,吴雪峰回神,正对上他一双眼定定看着自己,不及躲开视线,就听到他又叫他,“雪峰。”

       叶修没有等他的回应,自顾自继续道,“我们会回到皇城的,我们会赢的。”

       他点头,“是,会回到皇城的,会赢的。”

       明晃晃的烛光中,青年与少年目光相接,声音温和而坚定。

       叶修难得地笑了,不明显,但一瞬间晃花了吴雪峰的眼。

      -tbc-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