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八线叶吹选手
叶all可拆不可逆

【叶吴】还乡 中

写手挑战的那个,叶吴的题目是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年龄各种乱改,设定是皇子→帝王叶x辅佐叶的臣子吴,古代设定一个大写的不熟悉,有些东西百度找了下,更多是直接瞎扯,还请不要深究orz

另外我对虐文的理解并不太确定,个人觉得过程中有温馨的时候也不是不可以,有虐的情节和BE结尾就够了……如有偏差还请指出√

本章莫名其妙刷回忆,不指望下一次更新能完结……

前情传送门:还乡 上

-还乡 中-

       战争仍在继续,但叶修逐渐地不再频繁上战场了。大皇子的军队不同于最初人数少得可怜又素质参差,如今这些骁勇的将士们训练有素,按照叶修的指挥调度,一次次在刀锋与血口上取得胜利。

       叶修十七岁了,虽然战争中没人有心思去庆贺诞辰,但他年龄的增长仍自顾清晰地体现出来。少年正是长高的时候,他已经不比吴雪峰矮多少了,身形更是显得消瘦。吴雪峰常觉得这孩子像一匹孤寂的狼,生来是王者,此刻却一身霜雪,独自站在案台前时连燃烧的油灯都不能温暖他。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叶修时的光景。

       小舟晃晃悠悠在岸边停靠,贵气的小少爷从船上跳上岸,随手从口袋里掏出碎银交给撑船的船夫。他那时买早点路过,几枚铜板叮当落在小贩收钱的瓷罐里,青年与少年第一次目光相触,未起波澜,一触即分。

       没想到的是,中午时分又见到了。

       那个迈着颇为守礼仪的步子,却忍不住好奇似的向街边小摊、河岸杨柳左右望去的身影,他一看就认出来是早上的小少爷。鬼使神差地跟上,就看到这少年显然缺乏市井上的经验,一个人毫不顾忌地往那偏僻小巷里走了去。

       果然不一会儿就被一伙拎着武器的叫花子盯上了。

       吴雪峰暗自想着帮他一把,结果却是没用他出手。

       少年把怀里的包裹扔到地上,赤手空拳迎上四面而来的袭击,两手架住头顶砸下的竹竿,一脚踹飞了身前一人,手上用力将竹竿抽离左右两人的掌握,回身将将好挡下了叫花子头头张牙舞爪挥上来的菜刀。

       动作连贯,一气呵成,转眼间那群拳脚拿不出手的街头叫花子就躺倒了一地,少年满不在乎地捡起地上的包裹,对那群叫花子道:“你们赶紧滚,别挡小爷的路。”

       叫花子们恨恨瞪他一眼,纷纷跑了。吴雪峰才从藏身的房子后走出来,问他:“你就不怕这群人报复你?”

       “怕他们作甚,”少年抬眼,一双黑眸深极了,神色间却是没多大兴味,显得懒洋洋的,“三脚猫的功夫。”

       “就不烦他们日日扰你不得安宁?”吴雪峰再问。

       “不安宁也好,来便来吧。”依然漫不经心。

       这约莫是哪个大家关久了的少爷公子,矜贵傲气又穷极无聊,好在并不趾高气扬。于是吴雪峰邀约,“我看你初来乍到,也没个落脚处,不如来我家住些日子?”

       其实他不是这般热情的人。但总归,那日回家时身后已经跟了个少年了。

       哦对了,他得知,少年叫叶修。

 

       吴雪峰每日带叶修去集市上转,又或者上河滩摸鱼,爬树掏鸟蛋。这富家少爷浑然不介意身份地与他一介平民玩在一起,对市井的生活很是适应。他问过叶修从哪里来,被含混过去也就不多探究。只是从少年偶尔看向市民的目光中透出的审查意味,他判断他家大抵不只是富,应当是官家。

       他也见过叶修早起来在院子里练武,略显稚嫩的小脸上有着不同于平日的严肃和威风,手腕手臂起落间挥着竹竿打出嗖嗖的破空声。吴雪峰多少能看出这不是一般军队里练的那一套,比那厉害许多,一套动作下来如初见那日打叫花子一般一气呵成,让他不由在心中暗赞好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叶修知道他在看,也不介意,练完了抹把脸笑嘻嘻问他今儿个去哪,上了集市又是那个时而懒洋洋、时而兴致盎然的孩子。

       过惯了的独自一人的生活里突然多了个身影,早点要多买一份,午饭要多做一些,夜里枕边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声,离得近一些还能感受到对方鼻息间的热度,每每在阳光下对上少年视线,心里总有些柔情涌动。两个人的生活让夏末秋初的天也多了几分温暖,尤其是叶修的笑容,直晃花了他的眼。

       他觉得很开心,不管叶修对他瞒了多少家世背景,总归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少年是真真正正的。

 

       皇城那些是是非非的消息终于传到杭城,突然在茶馆听说时,吴雪峰一阵错愕。

       耳边传来瓷杯“当”地撞在木桌上的声响,就见叶修低着头,方才的轻松懒散早已不见踪影,长长的睫毛在黑色的瞳仁里打下一片阴霾,倒是没有太过失态,只是热茶溅在手腕上烫红了皮肤,少年毫不在意。

       这一眼看到的叶修,令吴雪峰感到心惊。

       他终于知道了叶修一直不曾提起的家世,却来不及震惊于嘉朝大皇子与自己同吃同住数月。广受人尊敬的丞相、将军与那帝王家间的纠葛恩怨潜藏心思让吴雪峰目瞪口呆,少年坦白之后抿唇看着他,眼里的冷肃、坚定和隐在其后的哀切孤寂深深刺痛他的心神。

 

       钥匙插入多年未曾开启的一道锁,吴雪峰拉住少年的手——即使这对大皇子殿下来讲是逾矩了,两人都没有在意——带他看到门后码放的兵书。

       “我过去……曾学过兵法,我帮你。”

 

       那天两人都彻夜未眠,倒不是商谈什么。

       吴雪峰看着少年独自立于初秋夜里的清冷身影,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挣扎地用手捂住了眼睛。

       在这千不该万不该的时候,他好像忽然发觉了心中某种情愫的悸动。

-TBC-

求评论,欢迎指出OOC或者一切不足!希望GN们喜欢√

说起来我怎么觉得我一写叶吴就掉粉额……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