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八线叶吹选手
叶all可拆不可逆

【叶喻】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上

古早的点文的叶喻,以“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梗是个奇怪的破镜重圆……1v1,分手期间没有其他的感情嗯。

顺便带一个点文目录虽然现在只有个写了一半的叶吴(。)

---大概其分割一下---

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上

叶修在R大对面的超市巧遇了一位故人。

故人正无奈地在一排精巧花哨如工艺品一般的遮阳伞中挑挑捡捡。

叶修走过去蹲到他旁边儿,“我建议你别买了,这伞不够遮半个身子。”

“还死贵,”喻文州极顺口地接话,抬头看他一眼,“好久不见,你带伞了没?”

“来躲雨的,你说呢?”叶修指指淋湿了大半的外套。

喻文州一脸不出所料的笑,也不管那些死贵的工艺品了,起身拍拍衣服顺势靠在了旁边墙上。叶修同样起身,站到了他对面。

他这时候才细细打量起五年未见的喻文州。

对方站得不端正,比他稍稍矮下一分,有点儿像好多年前在大学校园里他和尚年少的喻文州面对面的场景,但这家伙如今沉稳多了,目光和他相对已经毫不显青涩稚嫩。

“文州,你长大了啊……”他皱起眉头故作深沉道,“为……”

喻文州一扬手挡住叶修伸过来要摸自己头的爪子,“为父跟你说了多少次,男人的头不能随便摸。”

“……父?”叶修挑眉,顺势收手。

喻文州笑,当手掌心儿被指尖轻轻划过的那一下不存在,“你有意见,为兄也行。”

“小喻先生还是莫要说笑罢——”

叶修不知仿的哪个时代的句子不伦不类卡在半截,编不下去了,干脆作罢,两人对视一眼,都为这幼稚的对话感到好笑,笑得眼里都飞扬出青春朝气来,青春朝气得跟俩智障似的。

半晌,俩智障先后止住了笑,他们中靠墙的那个终于站直了身子,他极其自然地伸手抚平了另一个人翻起的领口,又在湿了大片的外衣上拍了拍,外衣不防水,雨水早已渗透进去,表面的触感都是冰凉的。

喻文州:“冷不冷?”

叶修:“不。”

“好吧,”喻文州一脸不信,“我有点儿冷,往里走走活动下吧。”说完率先走了。

叶修跟上,两人就并肩在货架间穿梭,谁都没有说话,但沉默并不难耐,而是轻松惬意的。

路过泡面货架时喻文州侧身避过推着车走过的情侣,不小心碰掉了一盒红烧牛肉面,叶修赶紧伸手扶住他,另一手将摇摇欲坠的泡面盒子放回原处。小情侣沉浸在甜蜜的气氛中,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带着绒帽子的女孩子凑近恋人的耳朵说着悄悄话,男孩子宠溺地搂住她的腰。

“年轻真好啊,”叶修感慨。

“学长也还年轻呢,”喻文州斜着眼瞥他。

“还是没这么无忧无虑了,”叶修一顿,转了话题,“我当年还是在这家超市遇到初恋的呢。”

“嗯?”

“快十年了吧,那会儿刚开学,我大四。你知道我懒得去食堂就经常在宿舍泡面,一般都是淘宝买,一买一箱子,但是淘宝货还没送到嘛,就只能来这儿买,遇到一大堆毫无先见之明的大一新生,床都铺好了才来超市买牙刷——”叶修做了个哀叹的表情。

“挤死哥了真是。等我从人海里头挣扎出来到泡面货架,就看见红烧牛肉的只剩一桶了。我一般不吃别的口味,就赶紧伸手去抢,把那盒面拿下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学弟,动作慢得很,手才抬到一半,看着我手上的红烧牛肉面一脸目瞪口呆。我心说小样儿你看哥的手速你服气不,他倒好,特淡定地转手拿鲜虾鱼板去了。”

“……”喻文州颇有点儿新奇地看着他叶学长回想当年,“也许那人本来就想拿鲜虾鱼板的呢……看你抱着红烧牛肉跟个宝似的还不把你当神经病了。”

“不太可能,我后来跟他熟了,他不喜欢海鲜。”

“唔,这么了解。”

“是啊,毕竟他是我初恋嘛。不过可不是抢个泡面就一见钟情的狗血戏码,我当时只看他是个新生,长得还挺好看,就想着拐来学生会——学校最大的社团怎么能没有颜值担当呢是吧。”

喻文州瞥了叶修一眼,“还得看人家愿不愿意呢。”

这回喻文州倒是没有说错,学弟根本没搭理学生会那张A4白纸印黑色宋体字的无聊招新启示,目标明确地向电竞社去了。

电竞社那时候招新部长是魏琛,宣传部长是张佳乐,就这么两个人接待了所有的新人。那年的新人出奇的多,还有不少都是高手,其中就包括了这位学弟。

至于学生会长兼电竞社社长叶修,看一眼学生会惨淡的招新,又听张佳乐眉飞色舞地说了电竞社的盛况,感慨一句世风日下,转头就打开了剑网三。

帮会多了很多新面孔,有十几级的小号也有大橙武的毕业号,他有点儿意外地看到魏琛的花哥索克萨尔在线。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老魏?你不是转职要饭去了吗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不是本人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代练?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不是,是魏前辈把号借给我玩一下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电竞社的新人?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以前没玩过剑三?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嗯,我主要玩的是lol和dnf

叶修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带带新人尽一下社长的责任,就干脆点了他组队,神行飞去了花哥身边。

于是军爷君莫笑带着花哥跑遍了日常,叶修也跟学弟聊遍了天南海北。学弟是学中文的,但是对叶修所学的计算机也颇有兴趣,话很投机。于是那天傍晚两人互换了QQ号,叶修列表多了个叫做“君舟民水”的新好友。

“那会儿我还不知道这就是跟我抢泡面的,”叶修在海鲜冰柜旁告诉喻文州,“就觉得他游戏还算溜,把老魏那套破烂奶花装备都能玩出高手风范。”

“后来呢?”喻文州看他说得颇起兴,也不打断,温温和和地问道。

后来电竞社搞聚会,才总算是把各系分散的社员聚齐了,叶修终于见到索克萨尔真容,竟然就是超市里抢泡面的对手,不由感慨了一番缘分。感慨完后,自我介绍却是以社长兼帮主一叶之秋的身份做的,平日里YY语音用得不多,现场又有话筒的一层变化,学弟自然是没有认出他来。

至于那天之后不少电竞社新生加入了学生会……叶会长说他真没打广告(。

---TBC---

简单解释下,叶修游戏里用的君莫笑,没说是社长,线下聚会说的一叶之秋,所以学弟不知道。学弟是谁不用多说了吧……

然后我本人其实玩过一会儿剑三,满级就A的那种,其他都没接触过,所以主要剧情不是游戏……😂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