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八线叶吹选手
叶all可拆不可逆

【叶all/The Deep】1-2

一个叶all,应该不会很长

这次涉及叶黄,叶喻,叶魏,叶周。未来会有叶王,叶肖,叶张,也可能有更多的。

1 水的比热容远大于沙

炎热的夏日,正午时分,沙子烫得能煎鸡蛋。黄棕色头发的青年把拖鞋留在石阶上,赤着脚,怀着满腔热情,迈出了里程碑式的一步。

“嗷!!!!!!!!!!!!!”

旁边留了中分的青年噙着笑意,借出一只手臂,好让这个被烫龇牙咧嘴的家伙不至于栽倒在地。吃了大亏的人挂在他身上,脚下一阵忙乱,总算又穿上保命的拖鞋。

“我靠靠靠靠靠,这破沙子这么烫,再慢点儿我可就熟透了!这地方真太危险……”他精神倒还不错,一阵抱怨跟蹦豆子似的,利落又清脆。

“你小子这时候反悔可是晚喽。”两人身后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年长些的男人慢悠悠道,怎么听怎么有几分幸灾乐祸的笑意。

他停在稍高几级的地方,遥望着原处的海。看不真切,但他知道水花正往复拍打在沙滩上,海浪也正随风起伏。明明也才三十岁的人,说好听了是一枝花的年纪,就算留了艺术家一样的胡子,衣着也确实不修边幅,也还是搭不上这会儿突然流露的那种有点儿沧桑寂寞的神情。

所以这种十分不协调的状态很快就被打破了。缓过来的黄少天断然否认“反悔”的帽子,冲身后的人喊道,“谁后悔了?魏老大你可别瞧不起人!看看你自己才是一脸思春似的,啧。”

“什么玩意儿,我这叫近乡情怯。”魏琛像是气急败坏了一样朝他脑门上敲了一下。

黄少天才不信他,“你还住海里不成?文州我们走,留他这里慢慢思乡好了。”

一直没说话的喻文州无奈地笑笑。两个年轻人的背影很快向着海远去。

魏琛没急着追他们,他摸了摸口袋翻出根烟。他是在海里住过的。不过黄少天显然没给他说的机会,他也没打算给这俩孩子讲。模糊的陈年旧事了,又兼实在匪夷所思,若不是记忆真的太深刻,他都以为那是平淡生活中给自己编造的美梦。

-

跑出百米开外,黄少天终于接近了那片海,海水很清澈,不像他以前去过的一处沿岸全是水草。他踩上海水冲刷下的沙滩,比起干燥沙子的松软,这里给人更多的踏实感。

他再一次尝试赤脚去感受沙地,这一次小心得多,用脚趾试探着轻轻碰在深色的沙上,一缕沁心的凉爽就由接触到的小小一点流向全身。

黄少天心神莫明地激荡,快速把两只鞋都脱下,在浸湿的地面来回走着,不甚清晰的脚印很快布满了方圆两三米。

这时有海风吹过,与海水一般无二的清澈,裹挟着凉意,拂动人心。

2 最美的景是画不出

喻文州比黄少天稍落后几步,停在了海浪暂且拍不到的地方,看向这片海。自然是难以望到边际,只有广阔的水面粼粼泛光,晃人眼。他偏转了视角,环顾四周,忽然发现稍远的地方站着个人。

他把随身的眼镜戴上,看清那是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身前摆着画架,很认真地在画着什么。应该画的是海。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看,略长的黑发随着风颤两下,然后又低头继续。

喻文州也学过画画,不精通,也就够上课时候开小差画画老师的素描。这个青年显然专业得多,他有点想看看对方画面上的海。

-

这片海滩其实不是开发的风景区,平时来的人很少,周泽楷白天就总在这儿画,很热,但是也清净。那三人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所以也注意到其中一个往他这儿走来。

周泽楷作为美术生,到哪里写生都容易被围观,他不怕这个,他怕的是别人跟他闲聊。不过这次这个人还挺安静的,就站在他旁边站着,不搭讪不评论不扯淡。他索性也不理人,埋头专注在画布上。

直到周泽楷终于将天边一片云画得尽善尽美了,回头再看才发现人从一个变成了三个。最早到的青年正向之前抽风似的在海边跑来跑去的黄毛比着“安静 ”的手势,他俩身后还有个年纪大些的,叼着没点的烟看他的画。

“不好意思,刚才你在画就没打扰,介意我们看看吗?”最早来的那个对上他的视线,问道。

周泽楷点点头,“可以。”

黄毛就凑近了一点来,仔细看过后发出赞叹:“真好看!”

周泽楷笑了笑没说话。

下午两点钟左右,太阳不那么烈了,周泽楷这幅画也收工了。这幅海滩他画了好几天,最后效果很棒,但他还是觉得不够。最早来海边画画的缘由他一直记得,是梦里看到一个人走进海里——是真的走进,从脚踝,到手腕,到颈部,最后连发梢都没入海浪。

这听着像鬼片,想想有些惊悚,但周泽楷的梦很平和,那人走得悠然,闲庭信步如踏上回家的小路一样,他也知道那人不会有危险。

最后那人回头看向他,一下子就把他惊醒了,留下抹不去的是深广如海的眼。

他画海,但他画不出那双如海的眼。

TBC.

【资料整理】全职正文时间轴

转存

susu:

存2


None_诺奈:



很久很久以前整理的全职正文的时间轴,最近重新做完,方便补番安利复习用,大家随便看看~


整理是我,排版 @猫镜 ,修改不易要是有错漏就在留言里,图我就不改了。


部分章节数目不连续,空着的章节大抵是没有重要剧情的过渡段,定位仅供参考,实际以原著为准。


之前还整理过,全职副时间轴,←需要自取。


【请勿转出lofter,谢谢】




PS.顺便带个苏黎世2.0的【本宣+抽奖※通贩※









#三百粉点文

还挺神奇的,我这种拖更作者也会有三百粉了(。)

点文就第一个评论的吧如果有人的话……,叶攻1v1短篇,开不开车都可以,尽量写详细一点设定和梗。

还有就是预警,这个点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

自己编了个随机抽play小程序玩得贼开心2333

认真征集一下地点和行为或者还有什么可以加的元素比如说放着某bgm什么的……w

(当然抽出来什么我也不会写的x)

(???有点好奇怎么好几个人点推……😶)

【叶all/创世/R】第三日 下

深切地感觉到写的文被人喜欢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有多幸福呢,幸福到我今天一天就让几个月没动的叶江完事了,顺便叶周和叶王也完事了_(:з」∠)_

真的超感谢小天使的鼓励_(:з」∠)_


然后再次说下这个文,是B萌夺冠flag,借梗上帝七日创世,设定叶修是神,其他人(账号卡)是六天里创造出来的√

郑重声明对宗教没有任何恶意√


接受的话继续↓


(前文 第一日-第三日 上)


第三日-下(叶江、叶周、叶王)


【目前已知人设】

叶修:神

君莫笑:光

一叶之秋:暗

黄少天:天空

周泽楷:陆地

江波涛:海洋

王杰希:植物


--分割一下废话几句--

勉强算是情人节贺文吧,一个有花海的情人节也是很圆满啦

携《创世》里不管出场没出场的所有同人角色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


最后,求红心蓝手和最可爱的评论w!

【叶喻】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上

古早的点文的叶喻,以“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梗是个奇怪的破镜重圆……1v1,分手期间没有其他的感情嗯。

顺便带一个点文目录虽然现在只有个写了一半的叶吴(。)

---大概其分割一下---

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上

叶修在R大对面的超市巧遇了一位故人。

故人正无奈地在一排精巧花哨如工艺品一般的遮阳伞中挑挑捡捡。

叶修走过去蹲到他旁边儿,“我建议你别买了,这伞不够遮半个身子。”

“还死贵,”喻文州极顺口地接话,抬头看他一眼,“好久不见,你带伞了没?”

“来躲雨的,你说呢?”叶修指指淋湿了大半的外套。

喻文州一脸不出所料的笑,也不管那些死贵的工艺品了,起身拍拍衣服顺势靠在了旁边墙上。叶修同样起身,站到了他对面。

他这时候才细细打量起五年未见的喻文州。

对方站得不端正,比他稍稍矮下一分,有点儿像好多年前在大学校园里他和尚年少的喻文州面对面的场景,但这家伙如今沉稳多了,目光和他相对已经毫不显青涩稚嫩。

“文州,你长大了啊……”他皱起眉头故作深沉道,“为……”

喻文州一扬手挡住叶修伸过来要摸自己头的爪子,“为父跟你说了多少次,男人的头不能随便摸。”

“……父?”叶修挑眉,顺势收手。

喻文州笑,当手掌心儿被指尖轻轻划过的那一下不存在,“你有意见,为兄也行。”

“小喻先生还是莫要说笑罢——”

叶修不知仿的哪个时代的句子不伦不类卡在半截,编不下去了,干脆作罢,两人对视一眼,都为这幼稚的对话感到好笑,笑得眼里都飞扬出青春朝气来,青春朝气得跟俩智障似的。

半晌,俩智障先后止住了笑,他们中靠墙的那个终于站直了身子,他极其自然地伸手抚平了另一个人翻起的领口,又在湿了大片的外衣上拍了拍,外衣不防水,雨水早已渗透进去,表面的触感都是冰凉的。

喻文州:“冷不冷?”

叶修:“不。”

“好吧,”喻文州一脸不信,“我有点儿冷,往里走走活动下吧。”说完率先走了。

叶修跟上,两人就并肩在货架间穿梭,谁都没有说话,但沉默并不难耐,而是轻松惬意的。

路过泡面货架时喻文州侧身避过推着车走过的情侣,不小心碰掉了一盒红烧牛肉面,叶修赶紧伸手扶住他,另一手将摇摇欲坠的泡面盒子放回原处。小情侣沉浸在甜蜜的气氛中,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带着绒帽子的女孩子凑近恋人的耳朵说着悄悄话,男孩子宠溺地搂住她的腰。

“年轻真好啊,”叶修感慨。

“学长也还年轻呢,”喻文州斜着眼瞥他。

“还是没这么无忧无虑了,”叶修一顿,转了话题,“我当年还是在这家超市遇到初恋的呢。”

“嗯?”

“快十年了吧,那会儿刚开学,我大四。你知道我懒得去食堂就经常在宿舍泡面,一般都是淘宝买,一买一箱子,但是淘宝货还没送到嘛,就只能来这儿买,遇到一大堆毫无先见之明的大一新生,床都铺好了才来超市买牙刷——”叶修做了个哀叹的表情。

“挤死哥了真是。等我从人海里头挣扎出来到泡面货架,就看见红烧牛肉的只剩一桶了。我一般不吃别的口味,就赶紧伸手去抢,把那盒面拿下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学弟,动作慢得很,手才抬到一半,看着我手上的红烧牛肉面一脸目瞪口呆。我心说小样儿你看哥的手速你服气不,他倒好,特淡定地转手拿鲜虾鱼板去了。”

“……”喻文州颇有点儿新奇地看着他叶学长回想当年,“也许那人本来就想拿鲜虾鱼板的呢……看你抱着红烧牛肉跟个宝似的还不把你当神经病了。”

“不太可能,我后来跟他熟了,他不喜欢海鲜。”

“唔,这么了解。”

“是啊,毕竟他是我初恋嘛。不过可不是抢个泡面就一见钟情的狗血戏码,我当时只看他是个新生,长得还挺好看,就想着拐来学生会——学校最大的社团怎么能没有颜值担当呢是吧。”

喻文州瞥了叶修一眼,“还得看人家愿不愿意呢。”

这回喻文州倒是没有说错,学弟根本没搭理学生会那张A4白纸印黑色宋体字的无聊招新启示,目标明确地向电竞社去了。

电竞社那时候招新部长是魏琛,宣传部长是张佳乐,就这么两个人接待了所有的新人。那年的新人出奇的多,还有不少都是高手,其中就包括了这位学弟。

至于学生会长兼电竞社社长叶修,看一眼学生会惨淡的招新,又听张佳乐眉飞色舞地说了电竞社的盛况,感慨一句世风日下,转头就打开了剑网三。

帮会多了很多新面孔,有十几级的小号也有大橙武的毕业号,他有点儿意外地看到魏琛的花哥索克萨尔在线。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老魏?你不是转职要饭去了吗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不是本人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代练?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不是,是魏前辈把号借给我玩一下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电竞社的新人?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嗯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以前没玩过剑三?

[索克萨尔]悄悄地对你说:嗯,我主要玩的是lol和dnf

叶修觉得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带带新人尽一下社长的责任,就干脆点了他组队,神行飞去了花哥身边。

于是军爷君莫笑带着花哥跑遍了日常,叶修也跟学弟聊遍了天南海北。学弟是学中文的,但是对叶修所学的计算机也颇有兴趣,话很投机。于是那天傍晚两人互换了QQ号,叶修列表多了个叫做“君舟民水”的新好友。

“那会儿我还不知道这就是跟我抢泡面的,”叶修在海鲜冰柜旁告诉喻文州,“就觉得他游戏还算溜,把老魏那套破烂奶花装备都能玩出高手风范。”

“后来呢?”喻文州看他说得颇起兴,也不打断,温温和和地问道。

后来电竞社搞聚会,才总算是把各系分散的社员聚齐了,叶修终于见到索克萨尔真容,竟然就是超市里抢泡面的对手,不由感慨了一番缘分。感慨完后,自我介绍却是以社长兼帮主一叶之秋的身份做的,平日里YY语音用得不多,现场又有话筒的一层变化,学弟自然是没有认出他来。

至于那天之后不少电竞社新生加入了学生会……叶会长说他真没打广告(。

---TBC---

简单解释下,叶修游戏里用的君莫笑,没说是社长,线下聚会说的一叶之秋,所以学弟不知道。学弟是谁不用多说了吧……

然后我本人其实玩过一会儿剑三,满级就A的那种,其他都没接触过,所以主要剧情不是游戏……😂

【叶all/创世/R】第一日-第三日 上

 (回来了,立刻一个DFZA)

这篇文是(好久之前)B萌的夺冠flag,为了解封删过一次(我今天才发现那个敏♂感词!可能只是某个链接里奇怪的乱码字母!!感觉本纯洁少女好无辜啊x),今天干脆三章一起发了

借梗上帝七日创世,设定叶修是神,其他人(账号卡)是六天里创造出来的√

郑重声明对宗教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好想满足一下“他是神”的脑补啊xxx


第一日(叶君、叶一叶)


第二日(叶黄)


第三日-上(叶周、叶江)


【目前已知人设】 
 
叶修:神 
 
君莫笑:光 
 
一叶之秋:暗 
 
黄少天:天空 
 
周泽楷:陆地 
 
江波涛:海洋 
 
后续还会有王杰希、喻文州、张新杰、韩文清……以及很多待定√欢迎提建议和期待√ 

最后求红心蓝手和最可爱的评论!!!

【叶吴】还乡 中

写手挑战的那个,叶吴的题目是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年龄各种乱改,设定是皇子→帝王叶x辅佐叶的臣子吴,古代设定一个大写的不熟悉,有些东西百度找了下,更多是直接瞎扯,还请不要深究orz

另外我对虐文的理解并不太确定,个人觉得过程中有温馨的时候也不是不可以,有虐的情节和BE结尾就够了……如有偏差还请指出√

本章莫名其妙刷回忆,不指望下一次更新能完结……

前情传送门:还乡 上

-还乡 中-

       战争仍在继续,但叶修逐渐地不再频繁上战场了。大皇子的军队不同于最初人数少得可怜又素质参差,如今这些骁勇的将士们训练有素,按照叶修的指挥调度,一次次在刀锋与血口上取得胜利。

       叶修十七岁了,虽然战争中没人有心思去庆贺诞辰,但他年龄的增长仍自顾清晰地体现出来。少年正是长高的时候,他已经不比吴雪峰矮多少了,身形更是显得消瘦。吴雪峰常觉得这孩子像一匹孤寂的狼,生来是王者,此刻却一身霜雪,独自站在案台前时连燃烧的油灯都不能温暖他。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叶修时的光景。

       小舟晃晃悠悠在岸边停靠,贵气的小少爷从船上跳上岸,随手从口袋里掏出碎银交给撑船的船夫。他那时买早点路过,几枚铜板叮当落在小贩收钱的瓷罐里,青年与少年第一次目光相触,未起波澜,一触即分。

       没想到的是,中午时分又见到了。

       那个迈着颇为守礼仪的步子,却忍不住好奇似的向街边小摊、河岸杨柳左右望去的身影,他一看就认出来是早上的小少爷。鬼使神差地跟上,就看到这少年显然缺乏市井上的经验,一个人毫不顾忌地往那偏僻小巷里走了去。

       果然不一会儿就被一伙拎着武器的叫花子盯上了。

       吴雪峰暗自想着帮他一把,结果却是没用他出手。

       少年把怀里的包裹扔到地上,赤手空拳迎上四面而来的袭击,两手架住头顶砸下的竹竿,一脚踹飞了身前一人,手上用力将竹竿抽离左右两人的掌握,回身将将好挡下了叫花子头头张牙舞爪挥上来的菜刀。

       动作连贯,一气呵成,转眼间那群拳脚拿不出手的街头叫花子就躺倒了一地,少年满不在乎地捡起地上的包裹,对那群叫花子道:“你们赶紧滚,别挡小爷的路。”

       叫花子们恨恨瞪他一眼,纷纷跑了。吴雪峰才从藏身的房子后走出来,问他:“你就不怕这群人报复你?”

       “怕他们作甚,”少年抬眼,一双黑眸深极了,神色间却是没多大兴味,显得懒洋洋的,“三脚猫的功夫。”

       “就不烦他们日日扰你不得安宁?”吴雪峰再问。

       “不安宁也好,来便来吧。”依然漫不经心。

       这约莫是哪个大家关久了的少爷公子,矜贵傲气又穷极无聊,好在并不趾高气扬。于是吴雪峰邀约,“我看你初来乍到,也没个落脚处,不如来我家住些日子?”

       其实他不是这般热情的人。但总归,那日回家时身后已经跟了个少年了。

       哦对了,他得知,少年叫叶修。

 

       吴雪峰每日带叶修去集市上转,又或者上河滩摸鱼,爬树掏鸟蛋。这富家少爷浑然不介意身份地与他一介平民玩在一起,对市井的生活很是适应。他问过叶修从哪里来,被含混过去也就不多探究。只是从少年偶尔看向市民的目光中透出的审查意味,他判断他家大抵不只是富,应当是官家。

       他也见过叶修早起来在院子里练武,略显稚嫩的小脸上有着不同于平日的严肃和威风,手腕手臂起落间挥着竹竿打出嗖嗖的破空声。吴雪峰多少能看出这不是一般军队里练的那一套,比那厉害许多,一套动作下来如初见那日打叫花子一般一气呵成,让他不由在心中暗赞好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叶修知道他在看,也不介意,练完了抹把脸笑嘻嘻问他今儿个去哪,上了集市又是那个时而懒洋洋、时而兴致盎然的孩子。

       过惯了的独自一人的生活里突然多了个身影,早点要多买一份,午饭要多做一些,夜里枕边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声,离得近一些还能感受到对方鼻息间的热度,每每在阳光下对上少年视线,心里总有些柔情涌动。两个人的生活让夏末秋初的天也多了几分温暖,尤其是叶修的笑容,直晃花了他的眼。

       他觉得很开心,不管叶修对他瞒了多少家世背景,总归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少年是真真正正的。

 

       皇城那些是是非非的消息终于传到杭城,突然在茶馆听说时,吴雪峰一阵错愕。

       耳边传来瓷杯“当”地撞在木桌上的声响,就见叶修低着头,方才的轻松懒散早已不见踪影,长长的睫毛在黑色的瞳仁里打下一片阴霾,倒是没有太过失态,只是热茶溅在手腕上烫红了皮肤,少年毫不在意。

       这一眼看到的叶修,令吴雪峰感到心惊。

       他终于知道了叶修一直不曾提起的家世,却来不及震惊于嘉朝大皇子与自己同吃同住数月。广受人尊敬的丞相、将军与那帝王家间的纠葛恩怨潜藏心思让吴雪峰目瞪口呆,少年坦白之后抿唇看着他,眼里的冷肃、坚定和隐在其后的哀切孤寂深深刺痛他的心神。

 

       钥匙插入多年未曾开启的一道锁,吴雪峰拉住少年的手——即使这对大皇子殿下来讲是逾矩了,两人都没有在意——带他看到门后码放的兵书。

       “我过去……曾学过兵法,我帮你。”

 

       那天两人都彻夜未眠,倒不是商谈什么。

       吴雪峰看着少年独自立于初秋夜里的清冷身影,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挣扎地用手捂住了眼睛。

       在这千不该万不该的时候,他好像忽然发觉了心中某种情愫的悸动。

-TBC-

求评论,欢迎指出OOC或者一切不足!希望GN们喜欢√

说起来我怎么觉得我一写叶吴就掉粉额……


叶修。我的王,我的神。

23:00投票,到最后结果公示,完全没有半点冷静下来,心潮澎湃地有感而发许多。

B萌国漫人不多,时间短,但一路跟下来也很累。多少次莫名地紧张激动,跨过零点,还没看清票池的数量就已经领票投票一气呵成,然后等着他第一时段的票数更新。他每一次都领先那么多,和他同场的大多数人在他身边都黯然失色,他就像是在小说中一样接连不断地破纪录。我真切意识到有那么多人爱他,少我一个,又或者少了所有我拉的票,都无法动摇他分毫。像是群里有人说,他就是那么让人安心的人。

于他,我太渺小;于我,他则太重要了。每一场有他的比赛,赛前、赛中、赛后,心情起起落落,加上熬夜,足称上身心俱疲,但是我乐在其中。爱他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为他哭为他笑为他心神不宁,想起来就无法抑制地快乐。不由又想起几年来为他庆生、再到以他的名义公益……五月二十九日那天,很多个小时站在他生贺的宣传屏幕下,我仰望的,是光。

我想说祝贺你,祝贺你一路披荆斩棘直至此刻燃王登基;我想说我叶千秋万代立于荣耀之巅,辉煌永不落幕;我想说遇见你是世间予我最好的礼物……我甚至很想用敬语,认真地模仿着欧洲绅士信件的落款,却是毫不夸张、不加渲染地说,向您致以我最真诚的爱意。

我的王,我的神。

我是那众多仰望你、爱你的人中,绝不起眼的一个。但我敢说,我爱你不比任何人少。

2017.7.22

个人叶攻向写手挑战目录

之前写手挑战的一堆点文,虽然现在只有一篇的一部分,但是一直觉得能列目录的感觉特别好,所以就提前很多很多先把目录列出来啦……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1.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叶喻】分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上

2.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叶喻】

3. “对不起。”【叶黄】【叶乔】

4. 我该回去了。【叶乔】

5. 而今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叶翔】【叶黄】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1.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修伞】

2.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叶吴】还乡 上 还乡 中

3. “我爱你。”【叶君】

4. 我们回来了。【叶乐】

5. 再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分开。【叶喻】【叶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