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八线叶吹选手
叶all可拆不可逆

【叶all/The Deep】1-2

一个叶all,应该不会很长

这次涉及叶黄,叶喻,叶魏,叶周。未来会有叶王,叶肖,叶张,也可能有更多的。

1 水的比热容远大于沙

炎热的夏日,正午时分,沙子烫得能煎鸡蛋。黄棕色头发的青年把拖鞋留在石阶上,赤着脚,怀着满腔热情,迈出了里程碑式的一步。

“嗷!!!!!!!!!!!!!”

旁边留了中分的青年噙着笑意,借出一只手臂,好让这个被烫龇牙咧嘴的家伙不至于栽倒在地。吃了大亏的人挂在他身上,脚下一阵忙乱,总算又穿上保命的拖鞋。

“我靠靠靠靠靠,这破沙子这么烫,再慢点儿我可就熟透了!这地方真太危险……”他精神倒还不错,一阵抱怨跟蹦豆子似的,利落又清脆。

“你小子这时候反悔可是晚喽。”两人身后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年长些的男人慢悠悠道,怎么听怎么有几分幸灾乐祸的笑意。

他停在稍高几级的地方,遥望着原处的海。看不真切,但他知道水花正往复拍打在沙滩上,海浪也正随风起伏。明明也才三十岁的人,说好听了是一枝花的年纪,就算留了艺术家一样的胡子,衣着也确实不修边幅,也还是搭不上这会儿突然流露的那种有点儿沧桑寂寞的神情。

所以这种十分不协调的状态很快就被打破了。缓过来的黄少天断然否认“反悔”的帽子,冲身后的人喊道,“谁后悔了?魏老大你可别瞧不起人!看看你自己才是一脸思春似的,啧。”

“什么玩意儿,我这叫近乡情怯。”魏琛像是气急败坏了一样朝他脑门上敲了一下。

黄少天才不信他,“你还住海里不成?文州我们走,留他这里慢慢思乡好了。”

一直没说话的喻文州无奈地笑笑。两个年轻人的背影很快向着海远去。

魏琛没急着追他们,他摸了摸口袋翻出根烟。他是在海里住过的。不过黄少天显然没给他说的机会,他也没打算给这俩孩子讲。模糊的陈年旧事了,又兼实在匪夷所思,若不是记忆真的太深刻,他都以为那是平淡生活中给自己编造的美梦。

-

跑出百米开外,黄少天终于接近了那片海,海水很清澈,不像他以前去过的一处沿岸全是水草。他踩上海水冲刷下的沙滩,比起干燥沙子的松软,这里给人更多的踏实感。

他再一次尝试赤脚去感受沙地,这一次小心得多,用脚趾试探着轻轻碰在深色的沙上,一缕沁心的凉爽就由接触到的小小一点流向全身。

黄少天心神莫明地激荡,快速把两只鞋都脱下,在浸湿的地面来回走着,不甚清晰的脚印很快布满了方圆两三米。

这时有海风吹过,与海水一般无二的清澈,裹挟着凉意,拂动人心。

2 最美的景是画不出

喻文州比黄少天稍落后几步,停在了海浪暂且拍不到的地方,看向这片海。自然是难以望到边际,只有广阔的水面粼粼泛光,晃人眼。他偏转了视角,环顾四周,忽然发现稍远的地方站着个人。

他把随身的眼镜戴上,看清那是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身前摆着画架,很认真地在画着什么。应该画的是海。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看,略长的黑发随着风颤两下,然后又低头继续。

喻文州也学过画画,不精通,也就够上课时候开小差画画老师的素描。这个青年显然专业得多,他有点想看看对方画面上的海。

-

这片海滩其实不是开发的风景区,平时来的人很少,周泽楷白天就总在这儿画,很热,但是也清净。那三人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所以也注意到其中一个往他这儿走来。

周泽楷作为美术生,到哪里写生都容易被围观,他不怕这个,他怕的是别人跟他闲聊。不过这次这个人还挺安静的,就站在他旁边站着,不搭讪不评论不扯淡。他索性也不理人,埋头专注在画布上。

直到周泽楷终于将天边一片云画得尽善尽美了,回头再看才发现人从一个变成了三个。最早到的青年正向之前抽风似的在海边跑来跑去的黄毛比着“安静 ”的手势,他俩身后还有个年纪大些的,叼着没点的烟看他的画。

“不好意思,刚才你在画就没打扰,介意我们看看吗?”最早来的那个对上他的视线,问道。

周泽楷点点头,“可以。”

黄毛就凑近了一点来,仔细看过后发出赞叹:“真好看!”

周泽楷笑了笑没说话。

下午两点钟左右,太阳不那么烈了,周泽楷这幅画也收工了。这幅海滩他画了好几天,最后效果很棒,但他还是觉得不够。最早来海边画画的缘由他一直记得,是梦里看到一个人走进海里——是真的走进,从脚踝,到手腕,到颈部,最后连发梢都没入海浪。

这听着像鬼片,想想有些惊悚,但周泽楷的梦很平和,那人走得悠然,闲庭信步如踏上回家的小路一样,他也知道那人不会有危险。

最后那人回头看向他,一下子就把他惊醒了,留下抹不去的是深广如海的眼。

他画海,但他画不出那双如海的眼。

TBC.

评论(12)

热度(72)